爱书荒网 > 穿越小说 > 重生南朝 > 第176章 洛阳事了
    北宫的战事结束了,命人稍稍打扫战场后,刘义真便回到了华林园。

    今夜的洛阳城虽然杀声震天,硝烟弥漫,但亏得事先计划周密,韦祖兴又率人守住了华林园几个重要的地方,所以华林园虽有战事,却影响不大。

    甚至于居于华林园瑶华殿的谢颖一家人,只是听闻到华林园外震天的喊杀声,却未有受到别的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如今的洛阳城内,就剩下还在拼死抵抗的司马文荣部,不过就他手下那些乞活的人家组成的军队抵抗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此前的安排中,刘义真就把重点放在了北宫,毕竟司马顺明部有着五千将士,只有顺利的瓦解司马顺明在北宫的势力,城内的战斗才会更快的结束。

    对于司马文荣手下千余户乞活人家组成的军事力量,说句实在话,在刘义真心中并不是主要威胁,那些人组成的军队的战斗力,实在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“郎君!”

    刚刚回到瑶华殿的刘义真,甲胄还未脱下,就见得一身是血的许久匆匆走了进来朝着他抱拳行礼。

    “何事?你那边的战事也结束了吗?”

    “禀郎君,洛阳的战事都结束了,不过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,许久有些犹豫,说话间也有些吞吞吐吐的。

    “有话直说!”

    看了眼犹豫的许久,刘义真随手解下上身的甲胄,由两名侍卫拿着,继续道:“不要吞吞吐吐的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许久再次行礼之后,才有些迟疑的朝着刘义真道:“司马,司马文荣跑了,司马道恭也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刘义真听得微微诧异之后,到也没有表现得太过惊讶,只是淡淡的问道:“司马文荣怎么出的城?”

    “禀郎君!”

    暗中观察刘义真的许久,见刘义真听到消息后并未有太大的反应,心中暗暗舒了口气道:“北宫破城之后不久,也不知怎的?一直在金庸城西拼死攻城的司马道恭,突然领着大部分人马转头攻打雍门。”

    “这城内的司马文荣似乎早就知道般,尽是放弃和我部抵抗,也是只留一部和我们交战,大部分全都往雍门集结,二人里应外合攻破雍门之后,掉头就往新安方向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奇怪!”

    听得许久汇报后,刘义真坐回了上首的翘头案后,神色稍稍有些难看,大半夜的折腾,他已经很是疲倦了。

    到是听得刘义真说的话后,许久心中才是奇怪。自家这郎君不就是为着司马家这几个余孽来的洛阳城吗,怎的跑了两个却没有丝毫动怒的意思。

    上首的刘义真打起精神,看了眼脸上挂着疑惑的许久,微微说道:“本来咱们这洛阳城的守军就不多,加上金庸城内的驻军,满打满算也就一万人。昨天乡侯带走两千,也就剩八千人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八千人,又要守城,还要对付司马道恭,司马顺明,司马文荣,说实话孤都做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孤就没有打算说,能把司马道恭,司马文荣,甚至于司马顺明怎么着,不然安排刺客做什么?他们要跑,还正中了孤的下怀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,他们真要在这洛阳城来个鱼死网破,这场洛阳城内的战役怕就是苦战了。只是没想到的是,北宫破得如此容易。如今司马顺明死了,剩下的司马道恭,司马文荣跑了,已经不足为惧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刘义真揉了揉两边的太阳穴,他是真累了,但顿了下后还是继续说道:“这样吧,虽然司马文荣,司马道恭掀不起多大风浪了,但是毕竟柏谷坞还有个更加厉害的司马楚之!对了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,刘义真再次顿了顿道:“王太守还在金庸城吗?”

    “禀郎君,王太守正在命人打扫战场,还有剿灭退门处的魏国斥候。”许久朝着刘义真拱手答道。

    “哦!打扫战场的事,还有剿灭魏国斥候的事,交给其他人去做吧,你去吧王太守叫来,孤有别的安排。另外......”

    刘义真扭着发酸的脖颈对着许久道:“传令下去,命河阴部,全力追剿司马道恭,司马文荣,让各地驻军也密切配合。这两人,哼哼,出了洛阳城可由不得他们了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看着退出大殿的许久,刘义真轻轻的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如今洛阳城内的威胁解除,只剩下守着柏谷坞的司马楚之了。只是,这个人可不比他这三个同族兄弟好对付啊。

    此人足智多谋,是个不可多得人才,各方面都属于优秀,不然年纪轻轻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人追随,还能让沐谦这样的游侠归心。

    史书上可是记载这哥们儿投降魏国后,魏帝对他也是欣赏有加,最后也是封公封王荫及子孙。

    更让人担忧的是,如今他占着柏谷坞。这个地方在白云岭腹地,四周松柏茂盛,其中更有数座堡垒如锁般相连。此地虽只是丘地,可却易守难攻,算是洛阳城东一处重要关隘,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那批震天雷尽快运到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什么江右侠客刘元?不过是一枚没甚大用的棋子,只是用来恶心司马楚之用的,刺杀司马楚之本身希望就不大。

    不过唯一的好处就是此人能缠住沐谦,刘义真自信他身边的许久,刘乞都不是沐谦的对手。

    刘义真找人了解过,那个沐谦可是江湖上有名的游侠,论功夫更是数一数二的,如今这南朝的江湖帮派中,能够取沐谦性命的怕是屈指可数,他可不想自己身边的任何一个亲信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想到此,闭着眼睛的刘义真自嘲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个算不算是造化弄人了,按照史书上的记载,司马楚之,司马道恭,司马顺明,司马文荣。

    他们之所以会选择驻守在洛阳这几个地方,不单单是想建立自己的根据地。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就是历史上的刘义真败退长安之后,赫连勃勃大举进攻刘裕北伐的成果。

    眼看着故都好不容易回到手中,作为当时的司马宗亲,司马楚之才与他的几个族兄弟联手,加上金庸城的王康,驻守在了洛阳城几个重要地方,目的就是为了抵抗赫连勃勃,守住河洛平原。

    如今到好,自己到成了赫连勃勃,这几人守在那里就是为了抵抗自己的。还别说,这样的部署,真给自己造成了不小了的麻烦。

    到不是说,这几人对自己产生了多大的威胁。而是如果自己拿下了柏谷坞,和司马楚之等人有联系的平阳的薛辩,会不会因为担心他的事情败露而提前投靠魏国,到时候河东之地怕是就乱套了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想着刘义真轻轻叹了口气,天意就是如此的不可捉摸啊!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