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荒网 > 修真小说 > 诸天之人皇 > 第十五章有朋自远方来,虽远必诛
    夜黑风高杀人夜,狐族,不,现在应该称呼为狐人族与连山人族共聚一堂,两大人族支脉在悄悄的开黑会。

    “我决定,应该先下毒,把他们先废掉再动手!”红狐妖王涂山红红提议道

    他执掌涂山情报,暗杀,投毒之类对拿手,在他的洞府至之中,就有三种毒死妖王的毒药,十二种威胁四阶的邪丹。

    连山源倒吸一口凉气,最毒妇人心,说得就是涂山红红,他下意识的反驳道:

    “不妥,妖王极其敏感,毒药闻一闻便知晓,我们可以在餐具下毒,餐具中空毒液灌输其中!”

    一瞬间,涂山红红的眼神变了,有一种将浓眉大眼,一脸正气的连山源引为同道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金正此方甚好,不过可以改进一下!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在食物中下一种无毒的药,在餐具中下一种无毒药,两者一种时候无害,混合起来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剧毒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就收到五位王者的认为,唯有涂山大长老摇头叹气道:“此方虽好,但是有伤涂山,人族的威名,没有堂堂正正之气!”

    正所谓人要脸,树要皮,仓禀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。

    涂山红红一脸惊愕的看着大长老,心中碎碎念念:“就你还好面子,涂山最阴的老阴比就是你!”

    “都是千年的狐狸,还玩什么聊斋!”

    果然不出涂山红红所料,大长老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道:“不如,让老夫邀请一位妖王涂山密道!”

    “然后,等人族二位王者到齐,我们一起招待一下。”

    八打一,果然是涂山老阴比,涂山红红一副果然如我所料的样子,淡定地站在。

    连山源和连山一气面面相觑,都看见对方眼中的忌惮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狐狸。

    现如今涂山人族合二为一,涂山大长老必定会入内阁会议,这是个对手!

    四阶王者的实力相差无几,除非是一族至高王者,需要力压群雄,统领一族,拥有以一对二的实力。

    如果将普通王者比作小学生,鹰王,熊王,涂山青青,还有南疆毒王都是初中生。

    而开了外挂的姜苍,身居道君传承,玉虚宫神通,坐拥地球,星耀,大荒三界文明资料,就在正牌子毕业的重点高中生,并且还是年满十八成年人。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就是,涂山大长老建议,一个成年人带领一群初中小弟,去殴打一名小学生。

    何等不要脸,这才是老谋深算的千年狐狸,一找到机会,就往死里算计。

    “还请人王决断!”

    涂山大长老款款一拜,恭敬道

    红狐妖王,连山源,连山一气也紧跟着拜下,齐声的:“还请王上决策!”

    姜苍轻咳一声道:“涂山向来好客,人族一向光明磊落,不如先招待各地妖王,然后由青青逐一召见他们,各位以为如何!”

    “大善!”

    “王上生命!”

    众人拜服,原来大殿之中,你的心才是最黑的,难怪你能当中人族族长!

    抬头仰望透过中空的大殿,看见一轮明月逐渐升起,极其美丽。

    姜苍悠悠叹了一句

    “在人族有句老话叫做,有朋自远方来,虽远必诛!”

    小孩子才做选择,成年人当然是都要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切尽然有序的进行,第二日中午太阳飞过头顶,佩奇和大祭司悄悄潜入涂山,跟众人会和,然后埋伏在暗处。

    下午一刻,四大妖王正在等候会见涂山族长,热情好客的涂山红狐妖王,宴请他们,共同讨论人妖大局。

    宴会上,红狐妖王大肆唾骂人族,特别是人族姜苍居然对自己族长图谋不轨,当真是罪该万死!

    充分的表现出自己是纯妖党,博取他们信任。

    对此四大妖王不动声色,实际上暗暗高兴,有一位狐王支持,他们对于联合涂山的把握多上几分。

    得到红狐妖王的支持,事情成了一般,几尊妖王开始放松起来,再加上涂山伙食当真不错,开怀畅饮,大吃特吃!

    日落西山之际,涂山族长涂山青青派人前来邀请鹰王,讨论一下重建鹰国之后利益分配。

    在其他三位妖王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,鹰王雄赳赳气哼哼地赶去送死。

    第二日,涂山族长会见虎王,进入山谷后,虎王惊恐的看着,涂山族长手上的鹰毛扇子!

    连山一气手中出现一把四阶骨质飞剑,涂山青青座椅上多出一块虎皮

    第三日,会见狼王,连山源得到一件新武器,狼牙棒!

    第四日,最后一名熊王,隐隐约约感到事情不妙,三天了,再多事情也该谈好,三尊妖王为何不出来?!

    而且涂山这几日伙食,越来越好,但是吃起来着么感觉像是虎肉,狼肉,鹰肉。

    “有一点慌”

    “明天是不是该吃熊肉了?!”

    有不详预感的熊王准备偷偷摸摸离开涂山,结果被连山源一顿狼牙棒乱捶,脑花四溅;然后又被连山一气一阵狂砍,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姜苍恨铁不成钢地骂道:“多好的熊皮啊!财大气粗了,不想想当年的苦日子!”

    最后还是涂山青青,将地上的熊皮剥下来,给姜苍炼制一双靴子,可日行万里。

    姜苍鄙夷的看着自己弟子,手下,仿佛是再说看看这才是当家过日子的人,这才是贤妻良母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金正连山源狂饮酒,大呼人王有异性,没人性,正准备拉连山一气一起诉苦,吐槽的时候。

    才发现,这个小子居然跟一个涂山妙妙的狐妖勾搭上!

    看样子,不是一天,两天事情,瞧一瞧,那如胶似漆的模样,少说也有十几年!

    至于为啥不跟佩奇诉苦,聊天,嘿嘿。

    你会和人聊哪家的母猪好看,哪家的母猪最配吗?

    大祭司嘛,人家早就沉心仙道,要的是一个缘分,不说清心寡欲,至少不会寻花问柳。

    不爽地将手中的酒坛抛出去,连山源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!凭什么!”

    明明是一起来的孤狼,族长也就算了,连山一气那小子都拐走一位姑娘!

    凭什么就我是单身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