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别跑!”

    “居然敢偷东西!”

    “别让我抓到,抓到了打断你的腿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城街头,衣衫褴褛,有着一对尖耳朵的少年,双手捧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包子,不顾被刚出炉的包子烫的满手通红,在街道上横冲直撞,路人纷纷闪避。

    少年身后不远处,包子铺的胖伙计追了一段距离,终究是不如少年脚力,他扶着墙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指着前方已经快要消失的身影,无力的骂道:“哎呦,累死我了,小兔崽子怎么跑这么快,下次别让我看到你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是被偷了一个包子,骂了几句之后,伙计气也消的差不多了,背着手,嘟嘟囔囔的离开。

    城北,一座早已没了香火的废弃庙宇,院墙早已剥落不堪,大门也只剩下半扇。

    破庙的院子里,几名衣衫破烂的少年坐在地上,聚精会神的望着前方的一刻老树。

    同样衣衫褴褛的老人靠在树上,看着眼前的少年们,滔滔不绝的说道:“在王者大陆的中部,富饶平原蔓延的地方,有一个地方叫做长安,那里无比的繁华且丰饶……”

    饱受战乱摧残的少年们听的入神,有人忍不住问道:“听说大陆上任何种族都可以居住在长安城,而且不会被人欺负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少年脸上有伤,眼眶淤青,但清澈的眸子中,却充满了希冀。

    其余的少年们,目光也纷纷望着老人。

    这些少年有着与人类相似的面孔,却又和人类少年有所不同,他们有的长的尖尖的耳朵,有的长着毛茸茸的尾巴,王者大陆上,有人类,也有魔种,而他们,是人类与魔种的混血。

    在这战乱之地,大多数底层平民都生活的极为不易,他们因为战争和家人分散,流离失所,仅仅是活下去,就已经很难了。

    老人抱着毛色已经有些暗淡的尾巴,向往的说道:“是真的,长安,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地方,在那里,所有族类都可以和平相处,那里没有战乱,不会饿肚子,你们可以依靠劳动来换取粮食,可以光明正大的走在大街上,不用担心被官府抓捕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们听着老人的话,脸上露出强烈的期待。

    有少年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长安在哪里?”

    老人摆了摆手,说道:“你们问这个干什么,长安距离这里十万八千里,你们很有可能会死在路上的,还不如待在这里,最起码能够活着……”

    破庙之外,一个身材娇小,有着一对长长的,毛茸茸耳朵的少年,将一只大耳朵贴在墙上,灵动的眸子中充满了向往,喃喃道:“长安……”

    他趴在墙根下听了一会儿,抬头看了看太阳,缓缓站起身,向远处的一个草棚走去。

    这时,一道身影从远处跑来,将一个还冒着热气的包子塞进他手里,催促道:“元芳,快点吃,还热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元芳吞了口唾沫,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,诧异问道:“李良,这包子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尖耳朵少年摆了摆手,说道:“你别管了,快吃吧!”

    元芳闻着热气腾腾,香气四溢的包子,正要张嘴,想起什么,又问道:“你吃了吗?”

    李良摆了摆手,说道:“我早就吃了,吃了好几个呢,你快点吃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的肚子便发出了咕咕的声响。

    元芳看着他,将手里的包子掰成两半,他把大的一半递给李良,说道:“这么大的包子,我吃不了,分你一半吧。”

    李良拍了拍他的脑袋,说道:“快点吃,你还正在长身体呢,要多吃一点。”

    元芳摇头道:“那我也不吃了,还是留给弟弟妹妹吧。”

    李良看着他,无奈说道:“你每次都把东西留给弟弟妹妹,自己也要吃一点,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,你是他们的大哥,不好好长身体,以后怎么保护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这个包子本来就是给元芳的,但他也知道,以元芳那执拗的性子,自己如果不吃,他也是不会吃的。

    李良从元芳手里接过半个包子,塞进自己的嘴里,狼吞虎咽的吞下去之后,对元芳道:“现在你可以吃了吧?”

    元芳这才吃下另外半个,吃完后,李良说道:“走,菜市场快关门了,趁着他们收摊前,我们再去捡点吃的,明天可没有包子吃了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少年用捡到的破布包着耳朵,一路来到菜市场,这里有人们挑剩下不要的烂菜叶,随意的扔在地上,两人将没有被人踩过的菜叶捡起来,揣在怀里,这就是他们今天的食物。

    他们今天的运气不错,捡了满满的一兜,应该足够吃两天了。

    抱着这些食物,走在街头,看到路边的小摊上,有人围着铜锅吃涮肉,闻到从一旁飘来的香味,李良和元芳都忍不住吞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李良流连的看了那个方向几眼,然后拍了拍元芳的脑袋,说道:“等以后我有钱了,请你吃涮肉,我们天天吃涮肉……”

    元芳心下憧憬,又问道:“可是我们要怎么才能赚到钱呢?”

    在这战乱之地,活着已经很难,更别说找一份工作赚钱。

    李良耸了耸肩,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元芳忽然想起了什么,说道:“他们说长安是大陆上最繁华最富饶的地方,魔种也能在那里生活,那里没有战争,也不会饿肚子,我想在那里,我一定能找到活干……”

    李良看着他问道:“你从哪里听来的?”

    元芳晃了晃毛茸茸的大耳朵,说道:“破庙里的老爷爷,西街涮肉馆的掌柜,东街包子铺的小二,好多人都说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大耳朵可不仅仅是摆设,小城每天有无数的消息传入他的耳朵里,虽然生活在这个小城,可他从人们的口中,已经了解了很多小城以外的知识。

    “长安……”

    李良轻声念叨这两个字,目中浮现出憧憬之色,某一刻,他紧握了一下拳头,似乎终于做了某个决定,转头对元芳说道:“我打算去长安了,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

    元芳对长安同样向往,又有些犹豫,说道:“弟弟妹妹还太小,我想等他们长大一些,再和他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李良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耳朵,笑着说道:“那我先去打头阵,等到我在长安混出头了,你们再过来,到时候,我送你一座大宅子,天天都请你们吃涮肉……”

    元芳想到李良描绘的场景,笑着说道:“好啊!”

    李良对他伸出手指,说道:“你可一定要来找我啊,拉钩……”

    元芳伸出小指,和他的小指勾在一起,说道:“拉钩,上调,一百年不许变!”

    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挚友,在小城的街道上,立下誓言。

    即将落下的夕阳,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。

    小城之外,李良背着一个小包袱,回头对元芳挥了挥手,说道:“回去吧,不用送了……”

    元芳走到李良身前,将手里攥着的一个木牌递给他,说道:“这是娘以前给我的平安符,它会保佑你平安到长安的。”

    李良收下木牌,想了想,将自己脖子上的一条红绳解下来,红绳之上,绑着一颗尖尖的狼牙。

    他握着元芳的手,将狼牙吊坠放在他手里,说道:“这是我爹留给我的,送给你了,以后一定要来长安找我啊。”

    元芳紧握吊坠,擦了擦眼睛,说道:“一路平安。”

    李良伸出手臂,给了他一个拥抱,说道:“长安见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