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荒网 > 修真小说 > 妙笔计划:少年密探 > 第四章盗贼身份
    黑衣人愣了一瞬,下一刻就回过神,从背后抽出一把长剑,向少年直接劈来。

    元芳举起飞刀阻挡,长剑和飞刀相碰,迸溅出火星,两个人的身影都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有显然也有武道修为,实力和他不相上下,元芳立刻认真起来,将怀里的一道烟花射向高空,这是他用来召集大理寺同僚的信号。

    那黑衣人显然也知道这一点,如果等到对面的援兵到来,他就跑不掉了,他不再恋战,飞快的向着另一个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“别想跑!”

    元芳哼了一声,拎着飞刀追了过去,只是那黑衣人身材瘦小,动作却很快,在黑夜中,很快的就消失在了元芳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大理寺的探员们举着火把,聚集而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探员问元芳道:“人呢?”

    元芳无奈说道:“他跑的太快,我跟丢了。”

    那名探员冷哼一声,说道:“我们已经包围了这里,他跑不了的,一家一家的搜,一定能把他搜出来。”

    虽然现在已经是深夜,但为了抓捕盗窃机关核的罪犯,大理寺的众人,只能敲响附近百姓的家门,叫醒他们,忍受着百姓被打搅好梦的抱怨,仔细的搜查他们的院子,看看罪犯有没有躲在那里。

    元芳也敲开了一家院门,正要向这家主人解释,抬头一看,意外道:“李良,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李良打着哈欠,说道:“我暂时住在这里,大半夜的,元芳你怎么会在这里,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元芳无奈道:“有一个罪犯逃到了这里,你这里有什么情况吗?”

    李良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一直在房间睡觉,没有发现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元芳走进院子看了看,这空旷的院子没有什么藏人的地方,李良刚从房间出来,罪犯也不可能跑到他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他对李良笑了笑,说道:“没事了,你继续休息吧,过两天我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李良点了点头,又叮嘱道:“那你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正在抓捕犯人,元芳没空叙旧,和李良告别,重新敲响了下一家的院门。

    李良关上门,走回房间,他的房间里,一名黑衣人一脸微笑,正要开口,李良忽然伸出手指,对他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。

    黑衣人立刻将要说出来的话又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永宁坊,大理寺的探员们搜查无果,还引来了百姓的抱怨,只能先回寺里。

    元芳和大理寺的探员离开之后,李良的房间内,他淡淡的说道:“他的耳朵能听到三条街外的脚步,你刚才如果开口,已经被他们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那名黑衣人松了口气,说道:“好险,差点儿就被他们抓住了,幸亏有你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抬头看向李良,问道:“你和大理寺那个小个子认识?”

    李良面色有些复杂,说道:“他是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脸上露出笑容,说道:“那就太好了,如果能和你的朋友里应外合,大理寺那些人,永远都别想抓到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李良猛然看向他,沉声道:“这件事情与他无关!”

    黑衣人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,问道:“你不会还当他是朋友吧?”

    他抬起手,轻轻拍了拍李良有着伤疤的那边脸,冰冷的说道:“我希望你不要忘了,我们潜入长安的任务是什么,那么多的机关核,要是不能按时拿到,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,这一点,你比我更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李良的手从脸上的伤疤划过,淡淡道:“这个我自有办法,我警告你,如果你不想落入大理寺,最好不要打他的主意,他从小嫉恶如仇,是不会和我们一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,大理寺。

    众探员们无精打采的站在院子里,甚至还有不少人在打着瞌睡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他们埋伏了大半夜,结果还是给盗窃机关核的贼子在他们眼皮底下跑了,机关核失窃案从三起变成了四起,这对大理寺众人来说,简直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大理寺凌驾于鸿胪寺和虞衡司之上,探员都是千挑万选,精英中的精英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可以预料到狄大人回来以后,会怎么嘲讽他们了,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,算什么精英,简直是丢大理寺的脸,还不如回去种田算了……

    一名大理寺探员想到这一幕,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,猛拍大腿,说道:“不行,必须抓住这个该死的贼子,否则我咽不下这口气!”

    他的话,得到了大理寺诸位探员的一致同意。

    “我也咽不下!”

    “等抓到了他,我要让他把大理寺所有的刑具都体验一遍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,大理寺所有探员,罕见的集体出动,在长安城内明察暗访,尤其是治安不怎么好的坊,更是格外留意,势要抓住盗取机关核之人。

    元芳双手环抱,靠在墙上,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经过昨天晚上的行动之后,他们已经打草惊蛇,那名贼子以后的行动,必定会更加小心,想要抓他也更难了。

    果然,纵使大理寺的众多密探白天走访,晚上潜伏,接下来的几天里,那窃贼也没有再出现过。

    反倒是大理寺的探员们,被弄得疲惫至极,大白天的,也趴在桌子上打瞌睡。

    元芳叹了口气,敌暗我明,只能等他们再次行动了,大理寺的探员才有机会。

    下了衙,他来到永宁坊,叫上李良一起吃涮锅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到涮锅店铺的时候,意外的发现,大理寺另外两名探员也在,于是四个人一起拼了一桌,这样可以点更多样式的菜品,平均下来,每个人只用出一小部分的钱。

    两名探员一边涮肉,一边抱怨。

    “那该死的盗贼,这两天又不出来了,害我们白守了三个晚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天得休息一个晚上,要不然身体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,真的太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狄大人什么时候回来,如果有狄大人在,案子肯定很快就能破,但狄大人一定会训斥我们,算了,还是不要让他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良给元芳的碗里夹了一块肉,问道:“还没抓到那盗贼吗?”

    元芳摇了摇头,说道:“那盗贼太狡猾了,这几天一直没有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良叮嘱他道:“查案虽然重要,但你也要注意休息,不能累坏了身体。”

    元芳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知道了,吃饭吧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前几天白天调查,夜里埋伏的原因,大理寺的探员们都很疲惫,为了不累坏身体,保证充足的精力,今天晚上,大家选择了在家休息。

    然而,第二天一早,从鸿胪寺那边传来的消息,却将大理寺所有人都气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大理寺探员休息的时候,长安城又发生了三起机关核被盗案,加上之前的四起,短短几天内,长安城被盗的机关核已经达到了七起。

    案情越来越严重,鸿胪寺已经彻底将这几件案子转交给了大理寺,大理寺的压力立刻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晚上三起盗窃案,气的几名大理寺探员站在院子里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早不偷晚不偷,偏偏挑昨天偷!”

    “他是不是知道我们哪天休息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大理寺出现了卧底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众人互相怀疑的时候,少卿大人沉着脸走出来,说道:“犯人没抓到,自己先斗起来了,还敢说自己是大理寺精英探员?”

    众人被少卿大人训斥,默默低下头,脸上露出羞愧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被那盗贼气的失去了理智。

    少卿大人看了他们一眼,说道:“从今天晚上开始,大理寺众探员轮换值守,确保每天晚上都有人值夜,不给贼人任何机会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晚上发生了三起盗窃案,而且盗窃案发生的地方距离很远,从时间上推算,不可能是一个人完成的,大理寺初步推断,盗窃之人有同伙,这些案子,很有可能是同一个组织所为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事情就更加严重了。

    一个罪犯组织,在长安城内大肆盗取机关核,虽然暂时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目的,但绝对不会是好事。

    深夜,元芳耐心的潜伏在长安某坊的暗处,倾听着各处传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轮班,在这几天里,盗贼又停止了行动,大理寺的探员们每天晚上都白等一场。

    但经过了上次的事情,所有人都不敢有任何松懈,生怕又给了贼人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元芳相信,从那些人急于盗窃机关核的行为来看,他们一定还会再次动手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忽然间,一道声音传入元芳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看到一道烟花射向高空,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这是大理寺探员用来传讯的烟花,烟花升空,说明有同僚遇到了麻烦,元芳没有犹豫,身体猛地弹起,向着发射烟花的方向急速而去。

    长安某坊,街道之上,两名大理寺探员正在围攻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月光下,只看到那身影穿着一身黑衣,脸上也被黑布遮住,他怀里某个地方,有淡淡的光芒闪过,显然是一枚机关核。

    大理寺的探员们早就憋了一肚子气,一边攻击黑衣人,一边咬牙开口。

    “终于等到你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,你可别想跑掉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作为大理寺的精英探员,他们的身手不错,但这黑衣人也不是普通人,以一敌二,竟然也能占据上风,不过两名大理寺探员并不担心,他们已经发射了烟花,用不了多久,附近值守的同僚就会赶来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缠住黑衣人,不让他逃走。

    黑衣人并不想和两人纠缠,一心只求脱身,但是两名大理寺探员拼命缠住他,每次他想逃走,都会被逼迫回来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他再次找到机会,击退两人,准备跳上房顶时,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破风之声。

    黑衣人毫不犹豫的转身挥出一刀,黑暗中发出一道金铁交鸣的声响,攻向他的一柄飞刀倒飞而回,黑衣人也被阻拦了一瞬,就是这一瞬,两名大理寺的探员已经追了上来,挡住了他的退路。

    看到握着飞刀的娇小身影,两人脸上露出喜色,其中一人说道:“元芳,此人就是盗窃机关核的罪犯之一,不要让他跑了!”

    元芳已经看到了黑衣人怀里闪闪放光的机关核,为了抓住他们,大理寺探员们好几天不眠不休,哪怕是拼着受伤,也不能将他放跑。

    他手持飞刀,立刻冲上来,和两名探员一起攻击这名盗贼。

    眼前的黑衣人,比起元芳上次遇到的那位,身材要高大一些,实力也要更强,居然能在两名探员的攻击之下,还险些脱身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元芳总感觉他的身上有一种熟悉的感觉,但具体又说不上来哪里熟悉。

    黑衣人虽然厉害,但在三名探员的围攻之下,很快就落入下风,接连露出破绽,他想要逃跑,却每次都被逼退。

    一名探员抓住机会,猛地上前,扯下了他用来遮脸的黑布。

    月光下,一张元芳无比熟悉的面容,出现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看到那张熟悉的脸,元芳身体一震,手里的飞刀险些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死死的盯着那张脸,难以置信道:“李良,怎么会是你!”

    夜色下,两名大理寺探员也瞪大了眼睛,怒道:“居然是你!”

    他们终于知道,为什么盗窃机关核的贼人对他们的行动这么了解,原来是上次一起吃涮锅的时候,他们当着他的面说出来的!

    元芳的朋友,就是盗窃机关核的罪犯之一!

    两人看向元芳,目光中不禁露出怀疑,难道元芳就是大理寺里面的卧底?

    元芳目光死死的盯着李良,脸上的表情更加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盗窃机关核的罪犯,怎么会是李良,怎么可能是李良,他认识的李良不是这样的……

    月光下,李良目光漠然的看着元芳,淡淡问道:“你要抓我吗?”

    元芳回过神,认真的看着李良,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李良道:“没有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元芳深吸口气,压下心中的种种情绪,说道:“你束手就擒吧,现在回头,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李良自嘲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来不及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他便不再看元芳,向着另一个方向突围而去。

    元芳握紧了飞刀,拦在了他的前面。

    李良停下脚步,问道:“你真的要拦我吗?”

    元芳道:“我不能看着你错下去,你如果现在自首,大理寺会轻判的。”

    李良深吸口气,看着元芳,平静的说道:“从现在开始,我们不再是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元芳身体一颤,这一刻,他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刺中。

    李良已经扬起手中的兵器,向元芳攻击而来。

    元芳用飞刀格挡,心痛之余,也无比沉重,他是大理寺密探,守护长安的密探,但他最好的朋友,却是搅乱长安安定的罪犯,这个事实,让他的心中难以接受,神情也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这时,另外两名密探也围了过来,李良的动作猛然加快,元芳只觉得手臂传来一阵疼痛,手中的飞刀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李良一刀砍伤了元芳,飞快的向着黑暗中逃去。

    一名大理寺探员追了过去,另一名探员搀扶住元芳,关切问道:“元芳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元芳捂着手臂上的伤口,摇头道:“我没事,你去追他吧。”

    那名大理寺探员已经不再怀疑他,无论是元芳的拼命阻拦,还是那名罪犯的招招夺命,都能说明,元芳和他不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他看着元芳,安慰说道:“人总是会变的,你也不要太难过,我们会把他抓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也向着李良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元芳站在原地,捡起飞刀,只觉得手中的飞刀格外冰冷。

    但更加冰冷的是他的心。

    曾经的李良,哪怕是自己饿了三天,也会将唯一的包子给他。

    每次遇到危险,他也总是让元芳先走,自己一个人留下来面对。

    他是元芳最好的朋友,元芳在心中,早就将他当成了兄弟。

    他多少次的在心中幻想,来到长安之后,和李良相遇的一幕,却怎么都没有想到,他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。

    元芳握紧了挂在脖子上的一颗狼牙吊坠,脸上露出悲伤之色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像是想起了什么,猛然转过身,向着一个方向狂奔而去。